旖喵的月亮-金蛋之力!

来自M207星球的喵星人绮喵,被母星赋予了修炼成精侵略蓝星的使命【…

【喻黄】艺术狂想

第一次发现自己手癌那么严重喵…

正♂副♂队♂同♂盟:

本篇by爱看书的兰斯洛特&不爱看书的兰斯洛特&到底爱不爱看书的兰斯洛特


================================


 


 


 


传说电竞社有过一位剑圣


0.


  我叫Marry,我想离开这里。


 


1.


  黄少天来美术馆是特别不情愿的。按他原话的简略而言,就是为什么一个计算机专业会要一帮理工男陶冶情操培养艺术眼光,还指定要求去参观美术馆?


    总之在装着一肚子怨气来到了离家最近的那个美术馆后黄少天找到门口咨询处的工作人员。在请求合照被拒绝后无奈地和他解释自己是要合照证明有来美术馆陶冶情操培养艺术眼光等等等等后再次被拒绝了。


“我不能陪你一起作假是吧?至少你要去看嘛!哪怕是半小时!”似乎比黄少天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女孩叉着腰严肃。“更何况今天有格鲁纳特艺术品展,你一定会为他的艺术品着迷的!”


    …果然连工作人员都是不寻常的吗。被迫在美术馆中呆至少半小时的黄•无艺术细胞•理工男•少天想。


在玩了十分钟手机发现快要没电后认为今天不能更倒霉的电竞社剑圣大大终于开始关注艺术品了。


 “连布满了荆棘的沙发也是艺术品吗,这雕像怎么都没有头啊看着有些瘆人。”


“因为这些雕像叫做《无个性》,一个人的个性集中在人的头部,既然没有了个性,没有了头应该也就是正常的吧。”温和的解说声音从背后传来,“G大美术系的,假期来美术馆做义工,需要讲解吗?”


2.


    在被人带着欣赏过了一、二层的艺术品后,黄少天摸出来手机看看时间还早,就抱着自己再看看的心态在美术馆转了起来。就算是不了解油画的剑圣大大在第二次看见那幅巨大油画时也被震撼。人类的想象力到底哪里是极限?脑海中忽然冒出来了这个念头。新月悬挂于深蓝的夜空,没有云朵的天空泛着如水的波纹,下方是狰狞如枯骨的没有叶子的森林,林中穿行着小路,少女的画像悬挂在虚无之中。


    《红衣的少女》,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不像是画里的人物,更像是坐在窗口后的活生生的人啊…默默想着,又凑近了一点点。大概是眼花了,红衣的少女似乎向画的表面过来了一点?


3.


  “玫瑰的生命是和你一体的,好好体会生命的重量吧。”墙上的文字和花瓶中的玫瑰一样都是蓝色的,黄少天有点意外地看着墙面上的文字渗出浅蓝色的液滴向下滑落。不知道从哪一刻起一切都不一样了:参观者不见了,走廊改变了,从未见过的油画中少女在咯咯地笑,身后刚刚经过的走廊消失不见了。


    既然都出现这么多灵异的事情那被一朵玫瑰强行捆绑生命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黄少天很随便地就接受了这个设定。玫瑰从花瓶中拿出来的时候本来就不明亮的房间又闪了闪,摆放花瓶的平台边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卧槽…”即使是认为自己接受了这个设定的黄少天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出门后那扇莫名出现在墙上的蓝色门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但黄少天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去想这个了,走廊还是他走过的走廊,墙上的少女却变了样。


“还给我…”蛇一样在扭动的头发在生长


“把宝物还给我”头发长出了画框垂落到地上


“把宝物还给我,和我一起留在这里吧!”头发开始蜿蜒着向黄少天爬去。


“少女我看你这么漂亮就不要学神话里的美杜莎了好不好!你看人家…我靠!”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的剑圣大大和画中的少女——应该叫她美杜莎了——对上了视线,放在上衣口袋里的玫瑰花的一片花瓣变成了石头落下,被那些蛇发咬成碎片。


4.


“…”


“…”


“啊!”女孩的尖叫声在寂静的美术馆中回荡。


用从黑色小人那以一片花瓣为代价换来的钥匙打开了猫型的大门,一开门就碰上了迎面而来的,金发的小女孩。因为年龄原因她似乎吓坏了,向后退时绊倒了自己摔在了地上。“别怕别怕,我是活人,不是画。那个,你别哭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从前有个小剑圣,他特别厉害,有一把名叫冰雨的宝剑。有一天他遇上了一个叫索克萨尔的冒险者,他们俩成了搭档,走过了喜马拉雅山脉,爱琴海,直布罗陀海峡,麦哲伦海峡,镜泊湖,杀掉了很坏的会喷火的巨龙…诶你还遇到过其他人吗?”


“没有了,直到现在只遇见过你一个人…”女孩子吸吸鼻子,“你能带我出去吗?”


“肯定啊,我就是在找出去的方法的,你叫什么名字?跟我一起走吧。”“我叫Marry,你会带我出去对不对?”“肯定会的,因为我也想出去啊。”


5.


黄少天觉得现在的处境很不妙,他可以以他多年游戏的直觉担保。


他面前的地上就掉着应该是用来开那扇红色大门的红色钥匙,但是那是一条走廊的尽头,墙壁上挂着一幅很熟悉的画,那幅在正常的美术馆见过的,鲜活的不像是绘画的《红衣的少女》。“格鲁纳特从来不绘画真人。”那个声音带着笑意很好听笑的也很好看的义工对他说过,但是画中的少女和真人一样,微笑着看着画外的他。


“那个是红色钥匙?看起来应该能打开那扇红色的大门。我去拿?”“最好不要,Marry,那幅画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你退后,做好冲向那扇红色大门的准备,我去拿钥匙。”


去捡钥匙的时候黄少天内心呼啸而过的弹幕刷了满屏幕的“红衣服小姐姐你千万不要做什么我只是捡个钥匙马上就走”但事实证明这应该算个flag,而且他的预感绝对可以让他去当个预言师。


随着一阵碎裂的声音红衣少女的上半身探出了画布,画框也从墙上掉了下来开始以奇怪的方式一点不慢地向黄少天追过来。“Marry!快跑!向那扇红色的门!”


黄少天敢以他那张账号卡打赌开门的时候他简直透支了一个月的手速,一把把Marry拽进了门再摔上门后他手都在抖,听着门外渐渐变小的挠门声出了一身冷汗。


7.


黄少天在看见房间中横尸着那位声音很好听笑得很温柔很好看的义工时感觉心脏不太好。


“喂,你醒醒,这里很危险,快醒醒!!!!”


“疼……”微弱的回应。


地上散落的花瓣和零星的血迹无声地提醒着黄少天发生过什么。“玫瑰放进有水的花瓶里可以复原,但是他身上没有玫瑰,只有一把小钥匙。”沉默的Marry说话了,“如果我们从作品那里拿到了那朵玫瑰应该还可以救他。”“那就走吧,”黄少天捡起了那把小钥匙攥在手里,“去把他的玫瑰夺回来。”


8.


    “在树的背后”,纸条被正看倒看透光看看了无数次了,可在那颗叫做《牧神的午后》的树形雕塑边却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睡着的,手里拿着手杖的牧神——那也不是背后啊!


*“文州你说这个背后应该在哪才算背后?我怎么找了半天没找到任何东西呢。”“你找错方向了少天。”喻文州从树杈中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木雕苹果,“背后应该是指的你进来的方向而不是标签的方向。”这次应该能让那个红唇放我们过去了。他们都没注意到,那个金发女孩Marry眼中的那一丝不忿。“交出一朵玫瑰不就好了吗,何必去花半天时间来寻找这个被我藏好的苹果呢。”细微的声音流入了沉睡牧神的羊耳,让它抖了抖。


9.


“不用担心我,”黄少天有点勉强地对荆棘丛对面的喻文州挤出来了一个微笑。“我相信你们会没事的,一定能找到越过这个荆棘的方法的,一定可以。你们也要相信我,我可是剑圣啊。去吧,我相信你,文州。一定能出去的。”


    那扇原本打不开的门现在已经能够被打开了,喻文州和Marry进去后看见的是堆满了箱子和人体模型的房间。喻文州低头去看纸箱中到底是什么,身后半掩的门咔哒一响,被人关上了。“Marry?”身边的小女孩抬头,不是她。门口站着一个人体模型。被画中的黑衣修女追过还被夺走了玫瑰的喻文州明显对这种灵异的事情提高了点接受能力,没有去碰它。“后路被截断了啊Marry,这下我们只能前行了,少天该怎么办呢。”叹息着揉了揉女孩子的金发,收获了小钥匙的一下敲头。“这个是我在箱子里找到的,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厉害厉害,”喻文州笑笑,“调色刀有点危险,小孩子就不用拿了吧?”“不给。这是我的宝贝,需要的时候我要用的。”


10.


还是没有来


黄少天在这边数到二十分钟了,对面还是没有回音。咬咬牙,再回去那个房间探索一下吧,或许能发现什么。


    一进房间他就发现了不同,墙边多了一个漆黑的红色的小球。“这是红色的颜料球?”黄少天自言自语。手里那个手感似乎是颜料的红色小球在他说完后消失了。这个美术馆里面到底有多少灵异的东西!


    有一个就还有第二个吧,这东西。这次剑圣大大的直觉又一次拿了满分,他在和小丑的画像交流后拿到了另一个颜料球,这次是绿色的。那个被上锁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能够被打开了,里面有七根柱子,其中两个上面放着颜料球,其他的上面空空如也。还有五个,这是要搭一个彩虹桥?


    集齐了七个颜料球的剑圣大大看着汇集出的拿到彩虹深沉的思考自己是不是可以在出去以后去报名那个函授魔法学院课程了。彩虹汇集流入了墙壁,末端不知道在哪里,总之应该都可以给文州一些帮助吧。


    脚边出现了见过很多次依旧令人发毛的玩偶。


    “你 要来我家玩吗”


    “我的家 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哦”


    “来吧 我的家在这边”


    “你一定会来我家的”


    “你看 你又到了我家门口了”


    被莫名改动的走廊把黄少天送到了那个涂满了阴影的房间,里面摆满了他脚边那种令人不快的玩偶,还有一副空白的画。


    “进去看吧 我欢迎你来到我的家”


    冰冷的门把手被旋转,门沉默地打开。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走进了这个房间。


    脚边落下了一把钥匙“作为礼物 送给你图书馆的钥匙”


    “就要走了吗 来玩捉迷藏吧”


门打不开了


    “我把门钥匙藏在我的肚子里哦 来找吧”


铛 钟声响起了,空白的画布下面有什么正在上升


铛 不是这个 


铛 也不是这个


铛 画布上已经升起了半个巨大的玩偶画像


咚 钟声低沉 但钥匙依旧不在这个里面


咚  不是这个


咚  钥匙掉在了地上,但是,太晚了——


“不要离开我家啦 在这里陪我们吧”


11.


“Marry,我们去左边吧,那个方向应该能连接少天的房间,我们汇合就能一起出去了。”“但是那个方向写明了是迷宫入口,而且有守卫,我们,走右边好不好,少天哥哥自己也能出来的。”Marry拽住了喻文州的衣角。“多一个人多一份力,走吧Marry,迷宫而已”


 


 


12.


门半掩着


“你真是幽默啊,我们平时爱好也就是玩游戏而已,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关心艺术的,关心人倒是不少”


“啊哈哈,他是个很温柔的人,眼睛里的温柔都能溺死你。”


“喜欢啊,当然喜欢,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


门里面传来黄少天的声音,像是和谁在聊天,但是没有别人的声音。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如果离开了这里我会去表白的,不抓住机会怎么能成功呢。”


    门里是摆满了玩偶的房间,抱着腿坐在那的黄少天面前什么都没有。


“少天…”没有反应


“我跟你说,他一个美术系的,怎么也想不到会喜欢玩荣耀,还来过电竞社。他的手很好看,他捏的那个账号也很好看,他声音也很好听。”喻文州坐到了黄少天的面前抱住了他,依旧没有收到任何回馈。


“喂…他看起来不会理你了,我们先走吧。”Marry走过去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你要走就一个人走吧。那条路写着出口你应该能出去的。”喻文州依然抱着黄少天。


“我在这里陪着少天,他什么时候醒来我就陪到什么时候。”


Marry关上门离开了,喻文州放在衬衫口袋里的那朵玫瑰开始长出根,扎入了胸口,吸收着鲜血开出了艳丽蓝色的花。


不用怕了,不用担心孤独,我在这里永远陪着你。


 


 

评论

热度(17)

  1. 旖喵的月亮-金蛋之力!正♂副♂队♂同♂盟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发现自己手癌那么严重喵…